返回怎么不可以  008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 海棠小说 思路客! 你懂的视频!


  奉茶觉得自己发现了个不得了的大秘密。只要顺着这个思路下去,所谓的“破法身”根本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立刻就能得到合情合理的解释——不过是人未婚夫妻间的一点情趣罢了。

  至于自小长在天玄的祭剑闻朝何时有了个凡间的未婚妻就不在她考虑范围内了——毕竟世界之大,谁知道洛水是不是真的哪个修仙家族遗落凡间的明珠呢?

  这样想着,奉茶再看洛水,眼神就不一样了。嫉妒是嫉妒不起来了,毕竟差距太大了。畏惧倒也不至于,只能剩下一点羡慕和一点点向往。

  当下她也不再追问洛水,帮她把东西都好好收了,最后还咬牙送了洛水一枚自磨的檀香木镯。后者看不上奉茶旁的东西,唯独对这枚除了香便无任何特异之处的镯子爱不释手。

  之前奉茶对洛水总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小心思,自然不肯将镯子给她。而到了这时,只剩下与她交好的心,当然,还有一点她自己也不肯承认的同屋不舍。

  “喏,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就给你罢。”

  奉茶将镯子朝洛水怀里一塞,就朝大殿走去,过了一会儿,拎了个小包出来,塞到洛水手里:“祭剑峰出了名的苦寒——上去就要辟谷了,你要忍不住,就偷偷吃一点,莫要吃得太多……”

  洛水看奉茶唠叨其实有些好笑。她并不介意两人之间偶尔那点小龌龃,对奉茶那些心思倒也还算看得明白,懒得计较罢了。她大致还讲究个你来我往,此刻奉茶对她好了,她自然也是感动的。

  她想了想,把自己所有的纸鹤取了出来,一共五只,用了一只,自留一只,剩下的便都给了奉茶。

  “收好了,”她打趣说,“这东西逃命啊、赶时间啊可好用着呢。”

  奉茶显然没想到她能大方至此,当下有些呆了,过了好一会儿,才讷讷收了,也不言谢,只说天色已晚,要送洛水去祭剑峰。

  洛水也不推辞,与她同行到问镜阁大门,再召出了纸鹤,假作没见奉茶不舍之色,只说过几日拜师还要前来祭天问祖。说完,她便挥了挥手,于苍苍暮色下乘鹤往祭剑峰去了。

  ……

  按说洛水对祭剑峰上的苦寒是有心理准备的,季哥哥也给她描述过,说什么“虽人迹罕至,可草木葱茏”,“待春来挂剑满坡,自有一番万物竞发、锐意难当之景”。她对看草没啥兴趣——横竖不过是山里,她也不是没待过,这天玄门哪处不是山,何处没有草?

  可等到了地方,她才发现这山着实是荒了点:满地枯草荒枝、乱岩碎石不说,入口便是半座楼高的竖碑,不知被什么拦腰斩了,当初上面用剑锋分写的“祭”“剑”二字随碑分落两处——“剑”字那部分尚且存立着,“祭”字那块却是卧在了残碑之后,掩在齐胸高的挂剑草后,只余小半笔迹,笔锋灰白,像是弃坟中的尸骨。

  洛水站了会儿,本能地有点儿害怕。她总觉得这地儿有点不太对劲的冷,包括石碑上那比她人还大上了数倍的字,不过看了一会儿就眼疼。

  她倒想直接沿着碑旁那仿佛废弃已久的碎石路上去,可踌躇片刻,到底还是没动。

  ——这于礼不合。

  天玄七峰,主事与座下弟子所在即为正峰,普通弟子非叩不开,非允勿入。若不是有任务在身,寻常弟子想要像白日那般乘鹤飘摇直入正峰,根本就是妄想。

  她倒是已经拿到了新的名牌,按说也能直接上了峰去。可先前给她送名牌的弟子提了一句,说她还没有正式拜师。还告诉她,按礼,新晋弟子需暂住正峰山脚,等仪式完了昭告师祖入册,再由师父亲自取她半缕命魄点了魂灯,名、魂双双依附了天玄,方才算是“本峰子弟”。

  也就是说,洛水此刻虽然拿到了“钥匙”,但还不能算是里面的人。想要进去,按照礼节,是需要有人接应的。

  送来名牌的那人也确实说了,让她整理完毕就直去祭剑峰,到了后自有人接应。

  ——可这接应的人在哪儿呢?

  洛水等了又等,直等得双手发凉,双脚发麻,才慢慢回过一点儿味来——似乎根本没人和她提过“接应”的时间?也没说到底是谁接应?是无心的?还是……故意的?

  直觉上,洛水不愿把人想得太糟糕。她在外门逍遥惯了,偶尔被人话语挤兑也是一笑而过,没什么人真的给她使绊子。即使有,洛水有一万种法子逃了惩罚。现在这情形说来也有些尴尬,不能算是惩罚,只是不知是误会还是冷落。

  她向来不怎么愿意委屈自己,若是纸鹤还在,大可拍拍屁股直接先回问镜阁去了。现下纸鹤的效力已过,她也不可能走回去,当然也不愿意走回去——山不就我,我便就山呗。

  她平日倒是愿意循着礼办事,可骨子里实在算不上是个认死理的人。比起礼,她更关心自己是不是快冻僵了。

  荒草中山路崎岖,在夜色下显得幽暗深邃。

  她自然是有些怕的。可她又觉着自己脑子里有鬼,自然不用怕鬼;至于野兽精怪,从来只听说祭剑峰上的人追着妖怪跑,更没听说过哪家弟子在祭剑峰上被叼走了。

  这样想着,洛水便取出名牌在腰上挂了,依着往日前往其他诸峰办事的经验,对着那个硕大的“剑”字碑恭恭敬敬地拜了:“弟子洛水,求入祭剑峰拜师学剑。”

  她等了等,觉着应该没什么问题了,整了整衣衫,拨了那差不多人高的草就要沿着山路走去。然而刚一抬手,便觉出山径深处有了响动:

  原本黑魆魆的山道尽头泛出了一点柔黄的光来,不过转瞬就行到了第一个坡道上方,仿佛被山风一吹,就到了她眼前。

  是前来接应的两名弟子,一高一矮。矮的那个提灯在前,大约十五六岁的少年模样,长发披散,因着了玄黑宽袍,长裾广袖,显得身形格外瘦削,配着他那苍白的面容,黝黑的眸子,倒像是只游荡在山中的精魅。他只朝洛水一瞥便垂下了眼去,一句问候也无。

  而他边上那个弟子则身量高大,猿臂蜂腰,背覆一柄重剑,着寻常祭剑弟子的藏青劲装,只瞧了洛水一眼,就露出了白牙灿烂的笑来:“小师妹终于来了——我们可等了你好久。来来,快随我们一同上山去,好早些歇了。”

  洛水仔细一瞧,认出说话这位正是先前给她送来路牌的弟子,祭剑峰的闻朝首徒伍子昭。

  洛水下意识地就要说谢,可转念就觉出了不对:“师兄们……一直在上面等着?”

  “是啊,”伍子昭好像根本没觉出哪里不对,“我们等了好久,也不闻小师妹前来——小师弟都不耐烦了,唉,我就告诉他,女孩子嘛,总有很多东西要收拾,等得久些实在是再正常不过。”

  洛水:“……”

  “我说夜黑风凉,小师妹一个人上山肯定害怕,而且师父吩咐之事,必须得做到。这不,小师妹一喊,我们就立刻来了。”

  对面的青年说话热情诚挚,洛水听着听着,又开始怀疑刚刚是不是因为自己犯傻——定是这她初来这坟地般的祭剑峰太紧张了,想得太多了。早知如此容易,她应该一来就喊几声才对。而不是等着人主动来迎。

  她按捺住心中疑惑,恭恭敬敬朝对面拱了拱手:“那就有劳师兄们带路了。”

  “好说好说,”伍子昭一摆手,“既然小师妹已经来了,我等便解了这条叩心径的禁制,好让小师妹正式拜入师门。”

  洛水糊涂了:“什么禁制?什么叩心径?”

  “咦?小师妹未曾听闻过吗?祭剑乃天玄掌剑主杀之地,后山禁地多有凶徒关押此处,寻常人等自然非叩勿入。”

  “……如果直接自己走了会怎么样?”

  伍子昭笑得更灿烂了:“那后果可有些凄惨。不过小师妹别担心,我们一早守在了上面,一直看着呢,自然不可能让小师妹遇上。”

  洛水恍然——所以感情这两位是真的就看她在门口傻等了半晚上,就等着看她什么时候喊那一嗓子?

  可还没等她生出什么想法,便听对面又道:“至于叩心径,自然是入我祭剑的试炼之一——叩心叁千六百阶,方得感应剑意分魂淬骨。只待小师妹走完了登得峰顶,我等再送你好好歇息。”

  洛水:“……”

  像是怕洛水不明白那样,祭剑首徒又非常诚恳地补充了一句:“师父说了,若是小师妹实在饿得熬不住,可自行寻些吃食——只是这路,必须自己走,一步也是不能少的。”

  洛水这才明白过来,感情闻朝没怎么提的“第叁个条件”在这里等着她呢。

  伍子昭自然不觉她情绪复杂,见洛水不说话,便当她应了,当即朝洛水摆了摆手,道了声“我等在前方等着师妹”。再一眨眼,这两人便又如山风一般,消失在了黑魆魆的路尽头。

  随着他们的动作,原本石阶间的枯草便如被疾风卷过一般,尽数碎裂了,显出一线雪白骨脊般的通天长径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