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叫我一声  008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 海棠小说 思路客! 你懂的视频!


  (“嘶——真是叩心径呢。”)她脑子里的鬼颇为夸张地倒吸了一口气,(“叁千六百阶——先不说这步步叩心的考验,你确定你这辟谷都未能成的身子骨,能走完这叁千六百步?”)

  当然不能。洛水可不傻。

  且不说中途人需要歇息、进食、修整,单就片刻不歇地走,依照她平日行路的速度,少说也要两个时辰。而这问心径,在天玄内部也算鼎鼎大名,寻常弟子过了入山门的试炼后,若要再拜入祭剑峰,在这石阶上磋磨个叁年五年也是寻常。

  她虽然对此地的修炼人情向来漫不经心,却也不是个完全糊涂的。刚才她那伍师兄虽然从头到尾端着一张好笑面,但就这让她等了大半夜的架势,哪里像是“喜爱”小师妹的模样?

  她倒也不在乎,也不觉得自己是什么灵石灵宝,稀得着人人喜爱。

  只是这伍师兄也确实有些欺负人——叩心径确实是叁千六百阶没错,可也分为叁段,普通入门弟子,只要走完这前一千二百阶便算是正式入门,一般须得月余。送她出门的路上,奉茶可是一路和她念叨了半天,说让她仔细修修她那一身懒骨头,好好修炼,才能尽早过了那叩心径,正式入了内门修炼。

  而在那之前,所有弟子都住在正峰山脚——也正是她今晚的目的地,大约只要走两百阶便是足够。

  伍师兄故意用话术诓她,可她洛水又哪里是这么好骗的?

  (“分析得不错——不愧是我的小洛水。”)可还没等她得意,脑子里那鬼就拖了长音夸她。

  洛水一听就知道不对。她太熟悉这玩意儿的阴阳怪气了,哪怕它此刻的语气听起来真诚无比。

  (“……不能走?”)她立刻止住已经迈了一半的腿,只提着裙裾,绷着脚尖,慢慢用绣鞋前那一点珍珠碰了碰台阶。

  (“倒也不至于。”)鬼笑吟吟道,(“你大可以放心一试——一试便知,不会有事的。”)

  虽然洛水十分怀疑,但她仔细想了想,好像也没听奉茶或其他人说过前两百阶有什么门道。

  而自从这路显了真容之后,别的不说,这山道上的风倒是更大了,吹得她直打哆嗦,在等下去显然不是什么好主意。

  反正来都来了,她倒是对这叩心径也颇为好奇,很有一番气势想要试试它——万一她是什么天选之人呢?

  脑子里的鬼听她想到这儿,“噗嗤”便笑了。

  (“你这会子又想起天选之人了?”)它道,(“嗯……这会儿倒还有个机会——只是你可得快点儿,天机稍纵即逝呢。”)

  洛水莫名,而那鬼也不再解释,只连声催她快一点儿。

  洛水当即提起一点裙摆,轻巧地迈了上去。这第一步很是安全,接下来的十步、二十步、甚至五十步也没出什么毛病。

  洛水原本还有些担心,这几个阶梯一过,信心顿时足了起来。然而在第五十一步的时候,脚迈出的时候倒还正常,可这落地便是一软,若不是她手快,可真要摔得狼狈。

  这一摔之下,洛水初还没觉出什么,可待得要以手撑地,才发现手也开始发软。

  (“怎么回事呀?”)她立刻在脑中大呼那只鬼,只道是它搞得鬼。

  (“快走快走,小洛水。”)那鬼继续催她。

  洛水被这鬼横竖坑了几次,到底是知道一些“不听话”的厉害了,当下也不敢再分神,立刻加快了脚步。

  可这不快还好,一加快之后,先前的异状立刻显了出来:这每走一步,浑身上下的气力和那一点灵气都像是被脚下的石板给抽去了一样。就这样,堪堪走了百来步,洛水就已经扶着旁边的山壁气喘吁吁了,像条被抽了骨头的蛇一般,恨不能直接扶在山壁上。

  (“快一点~”)那鬼笑吟吟地鼓励她,(“约莫还有不到半个时辰了。”)

  洛水只觉得嘴里发甜,背后的汗像是冒浆一样地出,不,不仅仅是后背,大腿内侧,手肘,腿窝,各处都像是不要命一样地往外冒汗,难受极了。

  (“你的闻朝师父可没禁止你吃东西呢。”)那鬼提醒她,(“你那好同屋不也给你备了吃的吗?”)

  洛水哪还有力气再理他?

  她不仅没有力气理他,连手指都快要动不了了,更别说吃东西?

  而且和主动“生香”时那种“肠胃空空”的感觉不同,她只觉得自己此刻的状态仿佛像是整个身体、每个毛孔都在喊饿。

  (“这是自然的,”)鬼犹自贴心地为她解释,(“本来这一百阶就是为了看看你们这十二经络叁百六十五处窍门是否已开阖自如,可能吸收天地灵气转为己用——你这半年来不过开了一半,能走到这——嗯,一百四十九步,也算你是块良才美玉了……”

  洛水努力贴着山石,好让自己支撑得再久一点,可她那身子就和她微薄的意志一般,不一会儿便软绵绵地滑坐在地了。

  (“唉——天机就在前面,可机会给你你也不中用啊……”)

  ——那就……赶紧……想办法呀!

  她在心里无声地唾了那鬼一声。

  (“我倒是有意帮你,也可以帮你,”)那鬼悠悠地感叹着,(“可是你总是抗拒着我,防备着我,让我很是伤心呢……”)

  ——我……我没有……

  洛水软软地在心里争辩着,只觉得身子越来越无力,也空得厉害,每一个毛孔都在叫嚣着饿。

  (“真的吗?”)它说,(“可你甚至都不肯好好叫我一声‘公子’呢——”)

  洛水一时无言。

  她脑中神思飘摇,脑中想的,早就不是这个鬼在她耳边絮絮叨叨的什么“天机”。她只想着如何让自己最后倒下去的模样不至于太难看——这破石阶上头可还有人看着呢!而她向来爱美,可不想自己不成形状的样子落到上面那群等着看她好戏的人眼中。

  (“啧啧,到了这个时候还……”)它感叹,(要不这样,小洛水,你喊我一声‘公子’,我便帮你,如何?”)

  它声音低沉,尤其是那最后一个音,仿佛就贴着洛水的耳,刷子似地在她耳廓里转了一圈,蹭得她脸都痒了。

  洛水不语。

  (“你看,每次修炼之后,你可不就是神清气爽——我可有哪次饿着你了?你却总觉得我是要夺你阳气,当真让我伤心……”)

  ——可、可这里是外面……

  她的理智犹自最后挣扎。

  (“你忘了,我们这可不是第一次在外面……”)它低低笑了起来,(“若是你自然不行,以你目前的‘生香’之境可影响不了那么远——但我可以……来,你求求我,我就送你一出美梦,保你漂漂亮亮地登上这问心天阶,夺了那马上就要来的天机……”)

  事实上洛水根本就没听清楚他的最后一句,只听到“漂漂亮亮”那部分便散了意志。

  确实,她并不是没和这鬼在外面修炼过,也不曾在天玄被什么人发现过。她向来吃不得太多苦,只想着赶紧结束这身上恼人的空虚,不管这鬼是要和她修炼也好,夺她的阳气也好,什么都好——总归比瘫在这里要强得多吧……

  这样想着,她闭上了眼睛,任由身体彻底放松,脑中开始回想平日对方授她织颜谱时的情形。不知这鬼有什么毛病,每次开始前都要逼着她喊他……

  (公子……)

  她用最后一丝力气张了张唇,无声地吐出一缕气音来。

  下一秒,她落入了一个无形的怀抱之中,属于男人的怀抱,带着松墨、沉檀、还有她叫不上名来的瑰丽香气,只嗅着,便仿佛坠了个锦绣满地的梦中。

  有什么无形之物直接自她的身后生起,属于男人的劲瘦双臂轻轻一揽,就将她牢牢囚住了。

  “好姑娘……”男人咬了咬她的耳垂,模糊地笑着,像是叼住一片花瓣那样毫不客气地将她的耳垂含入唇中舔咬起来,“来,告诉公子……你哪张小嘴饿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